江北文明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重庆
曾美华用爱照亮迷途少年回家的路
来源:江北文明网    发表日期:2017-07-25 09:12:00    责任编辑:刘洪杰
 

  

  用爱照亮迷途少年回家的路曾美华在与孩子交流。

  编者按:  

  曾美华入选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其先进事迹于7月24日在《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公示。

  她11年如一日,当好失足少年的“爱心家人”,前往未管所、看守所、派出所开展帮教;走进社区、学校、家庭,开展宣教,让失足少年感到家的温暖,被社会各界亲切地称为“曾妈妈”。她呕心沥血,耗时5年写出23万字手记《与失足少年零距离》,成为青少年家庭教育的“活教材”;她尽心竭力,创立“曾妈妈爱心工作室”,带动150余名志愿者,帮教240余名失足少年重返社会。 

  她就是江北区“曾妈妈爱心工作室”负责人曾美华。 

  帮教失足少年,让迷途羔羊看到妈妈,让漂泊心灵找到依靠港湾 

  2006年,重庆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公开向社会征集首批“爱心家人”与失足少年结成一帮一对子。 

  在市未管所里,家庭缺失的未成年服刑人员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很大部分是无接见、无信件、无经济来源的“三无人员”。因为缺少或缺失亲情,许多孩子存在严重的心理问题,强烈渴望有人关心。 

  “爱心家人” 的首要任务是为失足少年的心“开一扇窗”,让他们认识错误、认真改造,建立回归社会的信心,去拥抱美好未来。 

  已从蜀都中学退休的曾美华获悉后,第一时间报名。“其实,我当‘爱心妈妈’也是弥补多年的一个遗憾。”曾美华有一个心结,她在临退休前当最后一届班主任的时候,有个孩子由于缺失家庭温暖,最终因盗窃入狱。虽然曾美华也曾苦心劝导,但还是没能及时阻止孩子走上歧途。 

  “这些孩子大都缺少家庭的关爱,在花季的年龄却身陷囹圄,我想帮助他们。”成为“爱心家人”,曾美华很开心。 

  戴某某是曾美华当“爱心家人”后的第一个帮教对象。当时,戴某某因毒死母亲及祖父母获刑已经入狱6年。亲戚们觉得她是一个“大恶人”,入监6年,没一个人来看望她、安抚她,给她送物品。 

  每当看到同改有亲人来接见,那些浓浓的亲情总令戴某某感到自卑、伤感,常常深夜躲进被窝里偷偷哭泣,表现消极。 

  面对前来帮教的曾美华,戴某某紧闭心扉。“初一就‘进来了’,我还能有未来吗?” 

  曾美华决定用实际行动化开戴某某心里的坚冰。每月至少一次的探视成了曾美华的大事,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酷热寒冷,她都会带着一些必需的生活、学习用品前往;跟戴某某的继父、大姑等亲人联系,请他们伸出热情的双手,帮教这个孩子;鼓励戴某某参加自考,并自掏腰包为其报名、买教材。 

  对于只读到初一年级的戴某某,大专课程学起非常吃力,无数次打退堂鼓。曾美华不断给她打气:“拿文凭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培养克服困难的精神。” 在曾妈妈的支持和鼓励下,戴某某连续考过11科。 

  通过曾美华长达8年的帮教,戴某某的性格渐渐开朗起来,改造也更积极,获得多次减刑后提前出狱。 

  她在给曾美华的信中写道:“那是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从此自己不再孤独。曾妈妈,谢谢您给我带来一片阳光。”如今,戴某某在外地找了工作,成了家有了孩子。 

  “她现在活得幸福,就是我最想看到的。”曾美华说。 

  11年来,曾美华坚持前往未管所、看守所、派出所开展帮教;走进社区、学校、家庭开展宣教,让失足少年感到家的温暖,增强重新融入社会的信心。 

  呕心沥血,5年写下23万字手记《与失足少年零距离》,成为青少年家庭教育“活教材” 

  “一个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千万个孩子是民族的未来,我希望能够引导失足孩子重新回到社会的怀抱。”这是《与失足少年零距离》手记中的一句话。它的作者,正是今年74岁的曾美华。 

  从当“爱心家人”的第一天起,曾美华就将帮教故事、心得体会等内容记录下来。 

  2007年,为了更好采写手记,时年64岁的曾美华开始学习拼音、电脑、写作。学拼音,每天听两小时新闻广播;学电脑,仔细记录电脑的操作流程;学写作,不断抄录描写经典段落。 

  儿子、侄女、同事等都成为曾美华的“老师”。历时5年,曾美华完成长达23万字的手记。 

  “花季少年本该在课堂里伴随着朗朗书声快乐地成长,为什么身陷铁窗……”曾美华在手记开头写道。手记里,写下20多个失足少年的故事,告诉人们如何预防青少年犯罪。 

  “这些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家庭对孩子影响太大了!父母的行为极大影响孩子的成长。”曾美华说,这些失足少年几乎都生长在一个有问题的家庭,有的孩子被亲人漠视甚至抛弃,有的家长缺少正确的教育方法,这些都在她手记里一一提到。 

  在手记里,曾美华还收录了孩子们的日记,给她写的信。“这些文字也记录了他们的转变,他们原本痛恨这个社会,现在积极改造,有的已获得了减刑。” 

  市未管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父母不愿管、不会管、管不了,是失足少年家庭教育存在的共性问题。这本手记不仅是失足少年家庭教育的“活教材”,对普通青少年家庭教育也有着积极的教育意义。 

  创立工作室,日益壮大的“爱心家人”队伍,让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早日“回家” 

  2012年,曾美华创立“曾妈妈爱心工作室”,通过抓青少年犯罪预防教育,失足少年狱中感化教育、出狱后重返教育,帮助青少年远离犯罪,帮助失足少年重返社会。30名志愿者成为首批“爱心家人”,并和市未管所进行了“一帮一结对签约”。 

  “曾妈妈年过古稀,还在为帮教失足少年们奔走,她是我坚持做爱心帮教的动力。”“爱心家人”刘柯岑坦言,在帮教失足少年的过程中,自己也收获了成长。 

  刘柯岑就是首批“爱心家人”中的一员。她第一次结对帮教的孩子是个孤儿,面对一个从小缺乏关爱的孩子,刘柯岑身上的母性被激发了,一心想给这孩子更多关爱。可对孩子无条件的溺爱,却让孩子再次走上歧途。 

  这不仅为刘柯岑上了深刻一课,也为负责人曾美华上了一课。她意识到盲目的爱只会适得其反,只有了解失足少年犯罪的深层原因,找准各种心理帮教方法,因人施教,“爱心家人”才能事半功倍引导失足少年重塑自我。 

  因此,曾美华不断加强自身学习。64岁时,她到西南政法大学旁听《犯罪心理学》。今年4月,已是74岁的她又主动申请到西南大学心理学院学习心理学。 

  在105个学生的班级中,曾美华是最年长的学生。在1个月的学习中,曾美华的课程被排得满满的,上午3个小时、下午3个小时、晚上2个小时。  

  为了不耽误学习,曾美华将家“搬”到学校。4本像砖头一样厚的学习书,曾美华硬是咬着牙“啃下来”!为了赶超进度,她每天早上6点起床学习,晚上刷题至11点。 

  学习结束,曾美华第一时间将学习心得与“爱心家人”分享。此外,她还定期开展“座谈会”、“经验交流会”、采用“老带新”模式等帮助“爱心家人”成长。 

  几年来,“曾妈妈爱心工作室”通过走进学校开展讲座,提升青少年法治意识;送书籍、教画画等帮助失足少年重塑“三观”;赠送乐器、棋类,丰富少年们的业余生活;通过书信与失足少年进行心灵交流;结合传统节日,开展主题帮教活动;联系技校帮助刑释少年入学,助力刑释少年回归社会。 

  在曾美华不断的努力下,“爱心家人”队伍日益壮大。今年6月,“‘曾妈妈爱心工作室’西南大学政管学院工作站”正式成立。在校大学生们通过书信往来的方式,指导失足少年学会阅读。 

  截至目前,前后有150余名志愿者加入到“曾妈妈爱心工作室”,他们从“爱”出发,从“帮”入手,从“教”感化。11年来,“曾妈妈爱心工作室”先后帮教240名失足少年走向新生。(来源 记者 喻银跃 单位 江北报社)

主办:中共重庆市江北区委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政府 承办:重庆市江北区电子政务中心
ICP备案编号:渝ICP备10201392号-3 国际联网备案:渝公网备500105045-0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