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委宣传部   重庆市文明办   主办
中国文明网  |   旧版  |   返回首页  
首页 > 聚焦重庆 > 正文

北碚金刀峡镇:退休教师倾力20年开设“吴伯秀课堂”成为农村留守儿童加油站

来源:北碚文明网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3日 17:39:48
字号:
[小]
[大]
【打印】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初见吴伯秀时,她正在给一群小学生辅导作业。

  “我给他们检查、复习家庭作业,比如说认生字、读课文、背课文,有时候自己也出点作业。从星期一到星期五,这学期除了有一次耽搁了,其余每天都坚持了的……”

  “吴老师,改作业!”

  “哎!好的!”

  没说两句,教室里就有孩子举着卷子大喊。“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吴伯秀抱歉地笑着,立马停止交谈,坐到桌前开始检查试卷,她的身影很快被周围的孩子们淹没。

  “我的原则就是,来者不拒,分文不取。”

  这里是北碚区金刀峡镇偏岩社区新时代文明实践点——“吴伯秀留守儿童学堂”,距离金刀峡小学不过百米。正是放学的时间,教室里挤满了学生,叽叽喳喳,好不热闹。教室里还有几位老人站在自家孩子身边,监督他们写作业。

  吴伯秀是金刀峡镇中心校的退休教师,今年六十五岁。1977年,师范毕业的她自愿分配到偏岩乡(现偏岩古镇)任教,直至2009年退休。金刀峡镇地处山区,不少父母外出务工,将孩子留给了家中老人看管。部分留守儿童的课后学习无人辅导,成绩较差,甚至出现厌学现象,这些情况被吴伯秀看在眼里。早在2000年,还在任职的吴伯秀便会利用周末时间,在家中义务为学生辅导功课。

  退休后,她把更多时间与精力投入到了义务辅导上来。除了周末为十几个学习较差的学生义务辅导,暑假时,她又为这些学生们辅导了半个月。“他们一学期就涨了几十分!”听说吴伯秀这里能提供义务辅导,不少家长打电话给她,希望把孩子送过来。

  “我的原则就是,来者不拒,分文不取。” 久而久之,来的学生也越来越多。2017年3月,金刀峡镇政府为吴伯秀提供了一间教室,以支持吴伯秀留守儿童学堂的开办。

  到吴伯秀这里补习的以低年级学生居多,“人多的时候,一年级有十几个人,二年级有五、六个人,三年级有三、四个人,总共接近三十个人。”

  “吴伯秀留守儿童学堂”的墙上贴着“古镇志愿服务站”几个字。自2000年起,吴伯秀累计参加志愿服务小时数已超5000小时,曾获评重庆好人、重庆市优秀志愿者、重庆市最美志愿者、最美北碚人等荣誉。

  “政府补贴了钱,我就用来给学生买铅笔、橡皮擦、削笔刀、本子。”

  “你看!‘笑’字是这么写的……”检查试卷时,吴伯秀发现了一个错字,她半蹲着,一笔一划地在黑板上把字写下来。孩子站在她身边,认真地看着吴老师写字。在黑板左面,写满了吴伯秀出的数学题,如“4+6”、“10-1”,一些学生时不时仰头看看黑板,专注地在作业本上做着题。

  吴伯秀主要辅导孩子们的语文和数学,除了检查学校里老师留下的作业,吴伯秀也会组织他们进行预习和复习。“比如说语文那些生字,我先抽认,之后再给字注音,把笔顺写出来、给字组词,再指导他们预习、听写、写拼音。”辅导的这几小时里,吴伯秀的桌子始终被孩子们围满,他们排好队,等着吴老师检查作业。

  根据学校课程的安排,吴伯秀会相应调整辅导的时间。孩子们来教室前,她也会把桌子再抹一遍,细心地做好教室清洁。“这学期星期一下午有两节课,我就三点半开始辅导;星期二到星期四是两点半开始;星期五下午学校一点四十就放学了,我一点半就要到教室来。”一次辅导下来,往往要花费三个多小时。

  据吴伯秀介绍,这间教室曾经布置了六张木桌,供18名学生学习,来的人多了,便有些捉襟见肘。“一年级的学生坐满了,二、三年级的就只能站在外面走廊上做作业,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了解情况后,政府又新配了桌椅,并将教室隔壁“梦想课堂”,划作留守儿童学堂使用。

  在教室的后方柜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本本作业本。随便翻开一个作业本,都有吴伯秀用红笔批改的痕迹。谈到为孩子们补课,吴伯秀说,“这都是义务的,我从来都没提要收钱。”当地政府也为留守儿童学堂申请了一笔资金,“我就用来买黑板、还有每学期给学生买铅笔、橡皮擦、削笔刀、本子。”

  “只要有学生来,我就肯定干下去”

  教室里,陪着孩子写作业的家长多是他们的奶奶、外婆辈,她们谈论的话题也离不开自家小孩,不知是谁提了一句:“娃儿下学期读完,就要转到广州读书了,跟着她妈,”顿时引起了周围的热烈讨论。在等候的家长中,唯一一位年轻的父亲则尤为显眼,他正帮着儿子收拾书包。“我才从外地回来,正好有空,就来陪着娃儿做作业。我自己辅导没得耐心,吴老师毕竟教了那么多年书,有技巧些嘛。”

  谈到来辅导的学生,吴伯秀脸上带着笑意,滔滔不绝,“哎呀!今天人多!有两个做完作业就跑了,我都还没来得及给他们检查!像我旁边这个娃儿,她就晓得要拿给我看。现在的小孩儿很多都贪玩儿,爱玩手机!我前段时间还给他们说过……”

  这天补习过后,有个女孩的家长迟迟未来,给家长打过电话,吴伯秀陪着她待到了五点半,直到家长赶来。“吴老师再见!”“再见!”等最后一个孩子被接走,这天的辅导才算正式结束。

  今年六十五岁的吴伯秀听力已不如年轻时候,太小的字要带着眼镜才能看清。冬天几个小时坐下来,“自己的脚冷得遭不住。”感叹归感叹,“我觉得我现在身体状况、精神状况还是得行!”吴伯秀边收拾桌椅边说,“你辅导学生,他们看见你就会喊老师好,我也高兴!只要有学生来,我就肯定干下去。”通讯员 断然

责任编辑:cq_zhang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