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委宣传部   重庆市文明办   主办
首页 > 聚焦重庆 > 正文

凡人微光 温暖山城 | 决不放弃! 6天6夜,1000余人次参与搜寻,在排水管中救出失联的9岁重庆男孩

来源:重庆日报
字号:
[小]
[大]
【打印】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1月11日,巴南区华熙文体中心对面一排水管附近,消防、医护人员正在救援被困的男孩。(巴南区公安分局供图)

 

1月13日,巴南区鱼洞派出所搜救人员在小明被发现的地方讲述搜救细节,卡住小明的排水管垂直于排水渠上,目前排水管口已用铁栏杆封住。

 

 

1月13日,鱼洞派出所搜救人员讲述搜救细节。

 

 

1月13日,巴南区云篆山,卡住小明的排水管。

本组照片均由记者郑宇、实习生陈昱如摄/视觉重庆

 

“找到了!”

“快通知家属!”

1月11日上午10点,巴南区云篆山北麓山脚,一处隧道旁的排水管附近,欢呼声此起彼伏。

管道外露着一双小孩的腿,不时抖动一下。

民警轻声唤着孩子,医生和护士带着生理盐水、消防员带着破拆装备赶来了。围观的村民连连感叹:“勒个娃儿真是福大命大!”

6天前,9岁男孩小明(化名)负气出走、失联,他的下落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亲人、公安民警、民间救援队员、街道工作人员、村民志愿者等组成的救援队伍,前后出动1000余人次,将周边数平方公里范围搜了个遍。

“一天找不到,就一天不放弃!”每天,鱼洞派出所副所长周威都给大家鼓劲。

“我也是父亲,一定尽最大努力去找!”巴望救援队队长盛友力和队友连续搜寻了5天。

辅警刘爽是第一个发现小明的人,他不敢想,如果自己没有多看那一眼……

“这么小的娃儿,能坚持这么多天,堪称奇迹。”参与救治的巴南区人民医院副院长张志坚直言。

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坚持。6天6夜,一群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以决不放弃的信念,创造了奇迹。

1月5日晚上8点 失联3小时

派出所启动失踪失联工作机制 警方连夜走访搜寻

时间回溯到1月5日下午5点。

小明和外公在家,因为写作业起了争执,便赌气离家出走。外公张正明以为他耍一会儿就回家,然而,一家人吃完晚饭,仍未见小明回家,才慌了神。晚上8点,外婆彭其文赶紧前往派出所报警。

接警的是鱼洞派出所值班民警雷禹。

“涉及未成年人,我们非常重视。”虽然时隔仅3小时,远未达到公安机关立案寻找失踪人口的时间要求,但接到雷禹的报告后,所里马上启动失踪失联工作机制,一边安排雷禹带同事赶往小明家,一边上报到分局指挥中心请求兄弟单位协查。

鱼洞街道纺织一村在云篆山脚下,靠近箭河路,小明家就在这里,是一栋老式乡村砖瓦房,附近仅有几户农户,监控摄像头不多。

接到报警后10分钟,雷禹和同事驾车到达现场。一下警车,他们立即拿着小明的照片挨家挨户走访,但邻居们均称未见过孩子。

此时,所里值班的辅警查看了仅有的几个摄像头拍摄的监控画面,也未发现小明的行踪,最后通过相隔很远的一处高空摄像头,找到一个小黑点,“这个摄像头太远了,根本看不清楚,只能猜测可能是他。”

如果真的是小明,那么按照移动轨迹,他很可能从家里出来后,没有沿着公路去往热闹的城区,而是沿着乡间小路往山上走。得知这一线索,正在现场走访的雷禹赶紧带着同事往小明家后山方向搜寻。

晚上8点20分,夜色渐浓,接到鱼洞派出所上报的警情后,巴南刑侦民警来到小明家进行现场勘查,寻找其行动轨迹、是否留有书信等,并对小明家后山的化粪池、水池等进行仔细搜索,大家一直忙到6日凌晨四五点,但一无所获。

1月6日 失联第2天

确定搜寻方向 民警徒步登山寻找

一夜未归的小明在何处?所有人都揪着心。

彭其文一家人找到凌晨2点,躺了两个小时,又起身出门寻找。天亮后,一家人发动所有亲友,出门散发寻人启事,并在抖音等社交平台上求助。不少热心人发来线索,却又被一一证实不是小明。

生命重于一切!6日早上8点,提前到岗的鱼洞派出所所长梁大勇、副所长周威在所里留下维持运转的基本警力,将十多名民警、辅警都派了出去。

9点刚过,巴南区公安分局成立专门的搜救工作组,副局长潘松任总指挥,集结各专业警种和派出所的精干警力继续搜寻。

越来越多的搜救力量参与进来——

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拐卖案件侦查支队支队长樊劲松赶来支援,对搜索情况综合分析,他认为孩子被拐卖的可能性很小,一定要多找找坡坎、下水道等较隐蔽的场所。

刑侦总队协调北碚刑侦支队8名专业民警带着4只警犬前来增援,但山上随处可见的堆肥坑、化粪池等,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警犬的嗅觉。

巴南区蓝天救援队也赶到现场。44岁的唐大刚是一名电梯销售员。看到群里发出任务,他立即报名,与7位队员一起带着担架、绳索、探照灯、医疗箱等救援装备,从早上10点一直搜到下午6点。

不放过任何一丝线索。得知有个群里的信息说,孩子在附近一个社出现过,大家立即赶过去搜寻了两个多小时,才发现信息有误。

终于,一个确定的消息传来——“有农户告诉我们,小明走失当天,看到一个穿着和他很像的小孩,在隔壁菜地里拔菜。”周威告诉记者,派出所和刑侦支队民警立即到达现场勘验,发现菜地里有些菜有锯齿痕迹,此前得知小明离家时带走了一把手锯,因此能判断是小明所为。

大家一致认为,小明如果进入城区,肯定会被监控摄像头拍摄下画面。至此,警方基本确认小明是向山上去了。于是,民警开始徒步登山寻找。“山上是大片农田,没有任何监控摄像头,只能依靠脚力搜寻。”梁大勇回忆,山上遍布农田、沟渠,山势陡峭、野草丛生,大家找来竹棍当登山杖,前方没有路,就扒开草丛仔细探寻。可惜的是,从早上8点过到半夜12点,搜寻依旧没有结果。

“搜寻的同时,我们还安排专人对附近公路上的卡口摄像头记录的画面进行比对,排查是否有人将小明带离,但一无所获。”潘松说。

1月7日 失联第3天

牵动人心 一支支救援力量汇聚云篆山

1月7日一早,山上飘起蒙蒙细雨,雾茫茫一片,能见度极差,也冲刷了许多可能留下的痕迹,让搜救更加困难。

云篆山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仅凭公安的力量,搜寻效率不高。为此,公安搜寻工作组与事发地鱼洞街道联系,请求支援。

“我们将小明走失的消息,通报到当地村社各个微信群,发动村社的工作人员、志愿者等,一起加入到搜寻队伍。”鱼洞街道平安办负责人高磊立即赶往山区,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街道党员干部、附近群众、志愿者等100多人。

另一支民间救援队——巴望救援队也闻讯赶来。这支救援队是2022年7月参与扑救巴南山火后成立的。队员郑睿今年19岁,是一名在读的大学生,曾参加过巴南山火的救援。6日晚接到任务,7日一早他和32名队友背着救援物资前往山下集结。踏着泥泞的山路一路搜寻,不一会儿,大家全身上下都湿了,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不怕累,就怕找不到。”郑睿说。

巴望救援队队长盛友力有两个孩子,结束了一天的搜寻,深夜回到家,孩子缠着他问:“爸爸,小哥哥找到了吗?”他疲惫地摇了摇头。

第四天、第五天,警方和街道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将寻人启事通过村社微信群、现场张贴等形式广泛传播,发动社会力量参与搜寻;警方联系了农业部门,希望借用无人机协助搜寻。

1月8日下午1点,经农业部门联系,重庆极目智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袁华与4名同事带着3架具有热成像功能的无人机,到达云篆山搜寻现场。

“我们用无人机重点搜寻那些救援人员难以到达的地势陡峭的山区。”袁华说,无人机一次升空能飞行20多分钟,搜寻四五公里远。当天下午,一共飞行30多架次,直到下午5点携带的电池全部用光,他们才结束搜寻。

几天下来,能够通行的区域被搜了个遍,悬崖峭壁、水池粪坑等成了搜寻的重点。周威每天清晨带队上山,直到凌晨时分才下山。很多地方没有路,或仅有村民种地时踩出的小道,行走非常困难,大家就打起手电筒照明,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搜寻。

尽管漫山遍野都是找寻的队伍,但小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依然没有线索。

1月10日,距离小明失踪已经5天,搜寻陷入僵局。

上午10点,巴南区公安分局会议室内气氛凝重,参与搜寻的派出所、刑侦、网安等多个警种的负责人商讨下一步搜寻方案。大家认为,要发动更多村社群众,加入到搜寻队伍中,还要加强社会面巡逻,以防有人将小男孩带离失踪区域。

下午,巴南区委政法委召集相关部门和街道,再次细化搜救措施。当晚,潘松又来到辖区派出所,按照此前会议上分析研判的重点区域,制订最新搜救方案,明确扩大搜寻范围、增加搜救力量。

同一时间,在山上,百余人的救援队伍仍在努力搜寻。

对所有人来说,这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

1月11日 失联第6天

没有人放弃 “拉网式”排查终于有了发现!

1月11日一大早,根据最新制订的搜救方案,巴南区公安分局联合鱼洞街道、花溪街道、莲花街道以及干湾村村民、新华村村民等各方搜救力量,将整座云篆山北麓分为上中下三个区域,再将搜寻力量分成几个小组,对可能存在的洞穴、管网、悬崖峭壁、陡峭边坡等此前搜寻的“盲区”开展“拉网式”排查,确保每个区域都不被遗漏。

“第6天,我们有点绝望了,要知道晚上温度只有六七度……”盛友力回忆,但哪怕再累、希望再渺茫,队伍里没有一个人说放弃。

转机就在此时出现。

第一个发现小男孩的,是鱼洞派出所辅警刘爽。当天一早,他和周威、辅警张根源上山继续搜寻。

“我们从山下搜到山腰,再沿着山腰往巴南区华熙文体中心对面的山坳行进,走到一处车行隧道顶时,前方没了路。于是,我们拨开小腿高的杂草继续前进,走到隧道口的侧面悬崖上。”此时大约是上午10点,由于前路难行,周威让刘爽和张根源在原地等待,自己一个人前去探路。

等待时,刘爽站在悬崖边往下看,视力不错的他,瞄到距离约五六十米远的一处垂直排水管附近,“似乎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再定睛一看,却又没发现异常。

但有一种直觉,让刘爽的心怦怦跳了起来。

“我好像看到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刘爽赶紧汇报情况。周威当即决定:下去仔细查探!

排水管的底部位于隧道旁,距三人所在位置有数十米落差,坡度陡峭,近乎垂直。他们绕道从远处的陡坡滑到路边,再爬上一处山坡,用了近20分钟,才下到隧道底部。

“快看,有一双脚!”刚靠近排水管,他们就看到一双小腿露在排水渠里。

这条排水渠约20厘米深,排水管垂直于排水渠上,从远处很难看到渠里的情况。刘爽注意到,此时孩子上半身被卡在排水管里动弹不得,只有小腿和脚掌露在排水渠,鞋子已经挣脱、散落一旁,袜子、裤子也磨破了。

他们赶紧脱下外套,将孩子双腿裹住,并呼叫支援。“我们当时试图与孩子说话,但不知是他太虚弱,还是管壁太厚,喊他没有回应。不过,我们看到孩子的腿时不时抖动一下,才稍微松了口气。”刘爽说。

经比对衣物特征,确认他就是失联6天的小明。

“找到了!找到了!”激动人心的消息传遍了所有关注小明的微信群。

赶到现场的妈妈张莉哭成了泪人,外婆激动得说不出话,一个劲儿地给搜救人员鞠躬。

孩子是找到了,但如何从管道里脱身?求援电话打到鱼洞消防救援站。救援站副站长黎韬和队友们赶到现场,途中他们预想了三种救援方式。

一是从井口上方,吊一名消防员到小明所在的位置,将绳索绑在孩子身上将其吊起。但消防员现场测量发现井口太窄,这种方式行不通。

二是凿开排水管的正面井壁,将小男孩救出。“但我们侦查发现,小男孩当时面对井壁,我们担心凿开正面井壁会伤到他。”黎韬说。

于是,消防队员们选择了最后一种救援方式——凿开小男孩下方的排水渠。

但救援站日常配备的只有大型凿岩机,对于凿排水渠这种需要精细化作业的场景并不适用。于是,黎韬赶紧电话联系相邻的龙洲湾消防救援站。不到10分钟,龙洲湾消防救援站的手持式小型凿岩机被送到现场。

破拆时,巴南区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开始为小明注入生理盐水。经过40分钟左右的紧张施救,小明终于被救了出来。孩子被抱出来那一刻,不少人喜极而泣。

1月11日 6天6夜后

医院组建专班 全力救治获救男孩

11点15分,面无血色、嘴唇开裂、瘦脱了相的小明被抬上救护车,一路鸣笛,送到巴南区人民医院。此时,来自8个专科的医护团队十余人早已在急诊室就位,等待会诊。

张志坚说,刚送来时孩子情况不太好,精神高度紧张,嘴里说着胡话。经初步检查,发现孩子有胸部外伤、颅内有少量出血,还存在电解质紊乱以及皮肤擦伤等。

在张志坚看来,这已经算是奇迹。成年人被困这么多天可能都难以幸存。不过,孩子代谢所需的能量较成人少,加上被卡住无法动弹,消耗能量也相对较少。

被送进ICU后,小明接受了全方位救治,包括纠正体内环境紊乱、促进脏器恢复正常,还有应激创伤心理治疗等。

经过治疗,小明的各项身体指标日渐恢复,体重慢慢增加。在ICU的小明,除了每天固定时间被探视,其余时间只能通过医护人员的手机和家人视频。

读初一的姐姐惦记着弟弟:“等你出院,想不想去动物园耍?”

“想!”屏幕那一端,小明插着鼻饲管,声音虽然低弱,却满是憧憬与期待。

记者发稿时获悉,15日下午4点,小明已从ICU转入普通病房。

每个生命,都值得全力以赴

新重庆-重庆日报评论员 张燕

1月11日上午,重庆巴南区鱼洞街道失联6天的9岁男孩,在一排水管道内被搜救人员找到。

这是一次全力以赴的搜救:6天6夜,在与时间赛跑的路上,有人废寝忘食比对摄像头画面,有人闻讯而来奔赴山林深处,有人不分昼夜开展“拉网式”排查,无论希望多么渺茫,搜寻多么艰难,无论寒风多么凛冽,前路多么崎岖,无一人放弃、无一人退缩。

亲人、公安民警、民间救援队员、街道工作人员、村民志愿者……1000余人次全力以赴,一次次失望,却又一次次坚持。生命面前,他们不计算得失,也不权衡利弊,只想尽最大努力,去寻救一个平凡又珍贵的孩子。

珍视每一个生命,是重庆人扎根心底的信仰,是这座城市最温暖的人文底色。

终于,在救援队伍“一天找不到,就一天不放弃”的坚守中,9岁男孩等到了属于他的那道光——辅警刘爽第一个发现了他。孩子被抱出来的那一刻,大家喜极而泣。这一刻,决不放弃的坚守变成滚烫的眼泪,从每个人脸上划过,成为生命最美的注脚。

医生说,“这么小的娃儿,能坚持这么多天,堪称奇迹。”其实,哪有什么从天而降的奇迹,这是许多普通人挺身而出、义无反顾,救生命于危难,用善意汇聚起爱意,用爱意撑起生命的保护伞。

村民说,“勒个娃儿真是福大命大”。也许,他真正的福气,便是生活在一个如此温暖的美好社会。当意外来临,素不相识的人们,万众一心,竭尽所能,在残酷之中撑起生的希望,用行动诠释人间大爱。

爱意不止,善意永存。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全力以赴!

 
责任编辑:杨山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