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南岸文明网 > 南岸专题 > 我们的节日 > 节日新闻
【春节故事】:一张终点叫“家”的车票
来源: 南岸文明网     发表时间:2015-03-06     责任编辑:吴梦泽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王维

  轻蔓遮窗棂,暗花映明柳。昨夜梨花风,凋零半沧桑。

  整个冬天不算太冷,恍然有点怀念夏天的味道。如今,立春已过去几日。那潮湿而又阴晦的角落竟幻化出一点零散光斑。也许,南方的春天比北方的春天真要早到一些吧!回家已有数日,却还不曾去外公的墓地看看。想起春节将至,也是时候一家人回去看看老人了!

  外公去世三年了,外婆随着爸妈去了城里,留下这幢红砖瓦砾的老房子,门外没人照顾的桃树竟也生长的葱茏,怒放一树繁华,迎接着归来的人儿。推开糙木斑驳的屋门,浮尘慢慢游走在我眼前。回头看看身后的外婆,整整垂下的白发,挪挪衣角,平静了脸上的忧伤,率先走进沉默的老屋,拿起门旁的扫帚,利落地打扫这份沉浮的回忆。门外的阳光把细小的扬尘照得一清二楚。她紧紧笼着瘦弱的身躯,“别傻站着,快过来坐坐吧!”外婆望着我和爸爸妈妈平静地说道。外婆就是这样一个坚强、贤惠的农村妇人,平淡如一杯白开水,再怎么摇荡也纯净无味。外婆以前是部队里的文艺工作者,闲着的时候也会托我帮忙下几首歌放手机里,随着调子哼哼。打理完了老屋时,天色已晚,于是,大家商议明早再去山上看外公,今晚在这里将就一晚。

  吃过简单的晚饭后,大家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屋睡下了。外婆说睡不着,让我们先睡下,自己再坐坐。夜,在乡下是极静的,一阵清风,几声树叶响,让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夜里起身喝水,见外婆的那屋仍亮着灯,凭着好奇便轻手轻脚贴着半开屋门朝里瞄了瞄。“老伴啊,我和女儿,女婿带着孙女来看你了。三年了,你走了整整三年了,我现在和女儿住在一起,城里的生活很好,偶尔会想起乡下的日子,但家里和谐的很,我也省了不小心,但就是少了你啊!”外婆坐在床边抚着一件发黄的军装诉说着。“老头哪,你以前最喜欢听我唱歌了,那时候,你弹琴我唱歌,乡亲们都说我们好幸福。”说到这儿,外婆眼角一滴泪“嗒”地落在军装上,润湿了一抹泪痕。外婆吸了吸发红的鼻头,揉揉发亮的泪眼,嘴角微微上扬又说道:“我最近学了一首歌,好听着呢,我唱给你听啊:也许牵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虽然有些歌词唱不太清楚,却句句扣我心弦,唱到一半时,一向坚强的外婆终于泣不成声,泪流满面。我转身擦去脸颊的泪水,又钻回被窝。立春的寒意一点一点地扩散着我的心酸……

  清晨来得很快,鱼肚白的天空下我们一行人上山去看外公。杂草丛生的墓地周围一片安静,外婆抓起一把黄土撒在坟上,端起地上的烧酒,一杯撒在泥里,一杯含笑喝了下去。这场景,宛如当年红妆出嫁时,互饮交杯酒柔情。回家的路上,外婆靠着车窗小憩着。回程一路花香草芳,外婆一脸幸福甜蜜……

  立春时节思故人,客舍柳色菁菁芽。故人一去不复返,花开来日绮窗前。我想,于外婆来说,终点叫“家”的车票上应该就是有外公的地方吧!

  (作者: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143学前四班 王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