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南岸文明网 > 南岸专题 > 我们的节日 > 节日新闻
【春节故事】承载无限想念的车票的终点是家
来源: 南岸文明网     发表时间:2015-03-06     责任编辑:吴梦泽

  今年,有一首歌注定会被我放在单曲循环的曲库里——她就是《当你老了》。春晚上莫文蔚的演唱让我感同身受,《我是歌手》中音乐诗人李健如泣如诉的演绎更是戳进了我的内心。这首改编自爱尔兰著名诗人叶芝的同名诗,将年华老去的感慨以温情脉脉的方式娓娓道来,原唱赵照将这首歌献给自己已经年迈的母亲,也让我想到年迈的父母在窗户下灯火昏黄的模样,心生感慨。

  2014年是我工作的第一年,虽然上学时仍不常伴在父母身边,但毕竟有寒暑假的时间可以陪伴父母左右。而现在,一切都有了改变。身在异乡工作,短暂的假期常常因离家路程太远,坐车不便而作罢不回。大年二十九,年末的最后一天,我的归家之心终于按捺不住了。一下班我就奔向火车站,几经碾转踏上漫漫归家旅途,不料火车晚点,我的心情随着火车的颠簸在期盼与焦急中不断变化。终于,在历经近20个小时的车程后,我闻到了家乡熟悉的味道。

  父母在车站外面等我。寒风瑟瑟,阴霾的天空下,父母站在车站外面的一角,边搓手边张望,看起来有些焦急。他们肯定等了很长时间。母亲又瘦了,父亲的白头发又多了不少。一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这一年父母竟有了如此大的变化。我甚至觉得他们在欺骗我,每次电话里他们都说自己身体很好,事事都很顺利,让我不要操心。可是看到他们的样子与他们在电话里的描述大相径庭。我想哭,但是我不能。我忍住泪水,拍了拍脸,尽量让自己显得高兴些。走向父母,跳着向他们招了招手,“爸,妈,我在这儿呢!”父母的眼神突然明亮了起来,赶紧向我走来,为我拎行李。

  父亲走过来边帮我拿行李边责怪我,“火车怎么晚点了这么久,你妈一大早就拉着我到车站来等你了,天气这么冷,你妈都冻僵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如何回答。母亲则在一旁安慰到,“没事儿,火车晚点也不是孩子能预料到的嘛,今天年三十儿,咱们赶紧回家,做年夜饭,开开心心过个新年”。我嘿嘿一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母亲一个眼神,好像在说:“妈,我好想你。”父亲虽责怪了我,却把我身上的行李全抢过去了,说我舟车劳顿,很辛苦,回家了就要好好休息下。

  我从未对父母说过“我爱你们”之类的话,父母那一代人更不可能把这些话挂在嘴边。但我从未怀疑父母对我的爱,此情此景,不就是父母爱我的最好印证么?

  在家的几天变得很“宅”,就想安安静静地呆在父母身边。久未谋面的朋友听说我过年归家,带着她的孩子来看望我。几年前的大姑娘,现在也为人父母了,眼神透露的尽是母亲慈祥的目光,整个人都变温和了不少。她抱着熟睡的孩子,向我娓娓道来,“以前总觉得自己要干一番大事业,要成为女强人。可是生了孩子之后才真正觉得,孩子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现在当了妈妈,我终于体会了父母的辛苦,但这种辛苦又是值得的。对于父母和孩子,彼此的陪伴才是最大的幸福,其他的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听完这些话,我心里某些地方被触动了。是啊!对于我的父母来说,能多些日子陪伴在他们身边也会让他们开心很多。

  春节过后,我启程奔赴工作。坐在火车上,带着耳机听着音乐,恍惚间传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的歌词,歌里唱到“当我降临到这个世上你在身旁疲倦又安详,听见爸爸对你说是个男孩,如今我已经长成个青年,可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妈妈你等我回家是否望眼欲穿”。也许,此后的若干年,我仍旧只能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看看。不过,这次回家之旅让我真正意识到,“无论将来我身在何方,有父母的地方才是我真正的“家”。在今后,每一年都有一张终点叫“家”的车票将带我回到离开太久的故乡。”这张车票承载着我对家乡对父母无限的想念,迎着月色散落的光芒,把古老的歌谣轻声唱,无论走到任何的地方,都不忘父母和家乡。

  (作者:张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