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吴熙
来源:渝北文明网 2015年11月25日 13:44:55

  “梅花”香自苦寒来

  

  舞台上的吴熙

  

  获奖后的吴熙正在和前辈交流

  人物简介:

  吴熙:1984年出生,1996年考入四川省艺术职业学院川剧学校学习川剧表演,1999年毕业分配至重庆市川剧院工作至今。主工花旦、兼演青衣、闺门旦,师从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

  吴熙舞台形象俏丽多姿,富有青春活力,深受观众喜爱。常演剧目有《灰阑记》、《金子》、《李亚仙》、《人间好》、《拷红》、《思凡》、《白蛇传》、《乔老爷奇遇》、《打饼》、《三击掌》、《访友》、《送行》等。

  偷压岁钱报名的娃娃

  1996年4月,渝北区政协文史会办公室一反常态的闹热。有爸爸妈妈带着儿女的,有爷爷奶奶牵着孙儿的,有一个大人领着个小孩的……他们来干什么?报名。报名学习川剧!

  区政协文史会办公室主任是个“骨灰级”的川剧爱好者,又是个肯为川剧出力的热心人。重庆市川剧院就在区政协设立了一个招生点。他把四川省川剧学校重庆班招收1996级新生的招生简章贴到两路城区的各个中小学里,还委托乡镇文化专干带了一些简章到乡镇去。

  十多天以后,这些招生简章就引来了一大群小学生和初中生。其中,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姑娘让人印象深刻,她是一个人来报名的,从荷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50元报名费。

  初试过了。6月初到市川剧院参加复试。那位文静的小姑娘也在其中。让领着他们复试的文史办主任不解的是,那小姑娘一直在他身后跟着,直到复试完毕,别的考生都跟着家长回去了,她还一直在他身后边。

  “你怎么还没回去?你吃了午饭没有?”

  ……那瓜兮兮的娃娃才告诉他,她已经身无分文了。不过,她用最后的一点钱给在重百大楼工作的孃孃打了电话。好在没多久,她孃孃来了,才揭开了真相:她读书学习成绩好,爸爸妈妈要她将来考大学。谁知道这对川剧一无所知的娃娃,怎么就只想来考川剧。她把她的压岁钱“偷”了50元,悄悄地报了名,又悄悄地来考试了。

  这小姑娘就是吴熙,那年刚刚12岁。

  艺术学校,在娃娃心中是神秘的。但他们不知道,戏曲学员的基本功训练,是最不“人性”的。人的脚杆都是朝下长的,老师偏偏要他们往头顶上踢,往耳朵旁扳。腰杆本来是向前弯曲的,老师偏偏要他们向后弯曲。痛,很痛,不是一般的痛。脚上绑着竹片“拉道板”,两腿分开撕一字,撕不开就压。有的娃娃痛得连哭带叫地喊:“把我放了,老子不学了!”

  学戏的过程是艰辛的。时间过得飞快,1999年,四川省川剧学校重庆班的学生毕业了,都进了重庆市川剧院,先见习一年,再实习。那时候,川剧还在低谷之中徘徊,孩子们只能在台上偶尔露真容,工资也低,一月才295元,还得交200伙食费。白天在剧团里排排戏,其余时间就只有自己安排着打发。这群娃娃不安心了。那时,酒吧、歌厅还很兴盛,同学们就邀约着到歌厅跑场子,唱歌、搞乐队。吴熙小时候学过钢琴,就在乐队里弹电子琴。后来,她筹资在两路开了个小店,卖提包。20来岁的她还真大胆,一个人也敢到广州去进货,几百家商店一家家去看去选,再背一包拉一箱地拖到火车站。居然也还赚了一点钱。后来又去石桥铺开火锅店。因为要在剧团里点卯上班、排戏,又要经营火锅店,精力和时间也真顾不过来。火锅店开了半年,终于“关张”。

  接下来的漫长岁月该干什么?吴熙迷惘了。

  拜师沈铁梅

  唱戏苦,也不挣钱,因此使许多青年演员离开了舞台。可戏曲也真有魅力,凡是沾过它的,都难摆脱它的引诱。

  娃娃们为川剧吃了苦,川剧也没有亏待这些娃娃。

  在重庆市川剧院,有一个高峰巍峙着。那就是时为中国曾两夺“梅花奖”的川剧院院长沈铁梅。谁说唱川剧没有出息,看看沈院的出息有多大!这就是榜样!吴熙他们就在沈院的身边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他们望着这座高峰,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在沈铁梅长的帮助下,2001年,吴熙、陈诚、徐超、张强等几个条件较好的青年演员,赴上海戏曲学院进修、深造;到上海师范大学表演艺术学院参加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举办的“首届昆曲艺术研修班”学习。结业后,吴熙受邀参与上海东方电视台制作的戏曲专题片《梁祝》音配像拍摄。

  功夫不负有心人。

  2004年,吴熙荣获中国首届戏曲演唱大赛“红梅奖”金奖。

  2007年被重庆市委宣传部、市文体局联合评为首批“巴渝新秀”。

  2008年川剧院又选送了吴熙等参加四川省艺术职业学院川剧大专班学习深造,2010年毕业。

  2012年9月21日,沈铁梅院长又收了吴熙、周露、陈秋锦为徒弟,亲自为她们传道授业。吴熙成了沈院的掌门弟子,不仅接过了《思凡》、《拷红》等戏,还率先接下了沈铁梅的新作代表剧目《金子》、《李亚仙》、《灰阑记》。

  今年5月7日,吴熙前往广州,参加中国戏剧第27届梅花奖广州片的竞演——“夺梅”。她竞演的剧目是《灰阑记》。

  不妙的是,吴熙在出发之前就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之前在排练时,她支气管发炎,直到出发前一天都还在输液。

  临上飞机前,吴熙的妈妈到机场送她。见到她虚弱样子,揪心地疼:“那个‘梅花’我们不要了!”吴熙安慰了妈妈几句,还是踏上了飞机。

  在吴熙到达广州酒店后,她的先生也接踵而至。大拉杆箱打开,拿出来的竟是一只熬药的电煮锅,那是她先生赶着请她往常看病的中医开的药——老医师说她“都脱阳了”!既然没有办法不让吴熙走,那只有千里之外送药来了。

  8日晚上走台,吴熙被牵到了剧场,咬着牙坚持着走台,还没走完,就晕倒在台上了。

  获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

  9日晚上竞演。剧场的后台,陈放着担架和炮弹似的氧气瓶。人们既忙碌又沉重,心上都坠了一块铅。吴熙被牵进了化妆室,闭着眼“任人摆布”。尽管她的头依然昏沉,但她的心却清醒:我要演戏了,我要演《灰阑记》,我要把戏演完……

  上场了。吴熙突然觉得很恬静,平时排练时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涌现了出来。她一场接一场地演,后台的人们提心吊胆地忙着。终于,谢幕了。随着大幕缓缓地垂下,吴熙也软软地倒下了。

  是老师沈铁梅银铃般的喝彩声音闯进了吴熙的耳里。啊,戏演完了。她松了口气,又瘫倒了。

  5月20日,在广州羊城大剧院举行的第27届中国戏剧颁奖仪式上,32位“一度梅”获奖演员接过了“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奖牌。这次获奖排名顺序,是评委在获奖名单确定后,评委们按其艺术水准对全体获奖者再投一次“排名顺序序票”产生的。吴熙排名15,应该说是尚佳的成绩了。

  评委们给吴熙的评语是:“吴熙在竞演剧目《灰阑记》中扮演丫鬟杜鹃,表演层次清晰,情感细腻,充满激情地把一个善良纯真、个性鲜明、坚强不屈的杜鹃刻画得惟妙惟肖。其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合符剧情的发展和人物的个性。在演出时,她对唱腔作了细腻的处理,依字行腔,控制音量,把‘吟腔’的技巧融入旋律里。同时,她在表演上会用眼睛‘说话’,念白的语气和情感重音的处理,都做到了收放自如。”(渝北时报 作者 曾祥明 编辑 杨龙武)

编辑:栏目管理员 2015年11月25日 13:11 【关闭本页
 聚焦渝北
 文明创建
 文明播报
• 这里有个“爱管闲事”的陈大姐
• 为乡村振兴而奔忙的“她”身影
• 杨雪峰同志先进事迹首场报告会举行
• 我区全民禁毒宣传月主题活动启动
 志愿服务
• 渝北区最美志愿者熊秀琴:以真心待人 ...
• 区婚姻登记处:以新人签名活动 引导树立...
• 西政志愿者到敬老院送温暖
• 渝北区开展“绿色生活”巾帼志愿服务活动
渝北区委宣传部 渝北区文明办主办
渝北文明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ICP备1020030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208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