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区委宣传部渝中区文明办主办
1234_副本副本.jpg
草根人物的艺术守望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08日

——评王元琼短篇小说《回响的山歌》

郑京鹏 

 

 

 

  《陌生的城市》中的故事个个精彩,但为了集中笔墨说得透彻明白些,我仅选取《回响的山歌》这个作品,谈点个人的看法。

 

  《回响的山歌》在小说集里是首篇,讲述的是青牛镇文化站山歌传承办公室工作人员吴本强的故事。吴本强身处社会底层,属于草根类人物。在这个人物身上,我们看到了基层文化工作者在一定时期的生存状态,看到了基层文化工作者在那时对艺术的奉献、追求和物质待遇低下的矛盾。尽管物质待遇低下,但现实生活中那些对艺术的奉献、追求的人和事,让吴本强受到了感染和教育,他虽然手头十分拮据,生活得比较艰难,让他感到很无奈,但最终没有放弃艺术,他让精神战胜了物欲,仍然在这片文化艺术的土地上守望。

 

  吴本强在山歌传承办公室干的是些服务性的工作,正式点被称作保护民间艺术,其实明白人都知道那根本算不上工作,做的只是些联络之类的杂事。不过还好,他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穿透力强、音域宽广、表现力也不错,因此曾在镇里做过广播员、节目主持人、偶尔还在演员因故缺席时补补场子,更拿手的是能唱得一口好山歌。当然,光有嗓子的自然天赋还不行,还得有常人难有的特长,吴本强就有这样的特长,那就是可以指山唱山、指水唱水。他本身具备的这些强项,无疑会得到领导的再度赏识。在昆明世博园展演期间,因为最初确定节目的演员临时参加其它演出不能到位,吴本强便被市非遗中心领导点名去唱山歌,结果是惊艳全场。他有一个终极梦想,那就是能成为山歌的“市级传承人”。由此可见,吴本强是一个既有能耐又有理想,而且是很有可能实现自己梦想的年轻人!

 

  然而事与愿违。低下的待遇,让吴本强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他的年龄快要跨过青年的门槛了,却没有找到生活中的另一半。对于男女之事,他不是没有机遇。他谈过恋爱,也有过十分亲密的女友,但都因为他除了能够养活自己之外,就没有多少节余的低下待遇和与女友的志不同、不相为谋而告吹。作为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吴本强除精神上的追求外,也有生理上的需求。当他发现茶馆老板娘雨荷与茶馆伙计偷情的秘密后,雨荷害怕事情败露,便向他表示“我的身子已经给过两个男人了,多你一个,也不嫌多”,吴本强本可以唾手可得老板娘的身体,但他想到的是自己跟茶馆老板是朋友,想到的是“朋友妻、不可欺”的古训,便守住了做人的传统道德底线,最终放弃了生理上的需求。当谈到借钱的时候,老板娘以为吴本强是索要“封口费”,但吴本强坚定地表示是借,而不是敲诈,有了钱一定要还。

 

  这种灵与肉的博弈,精神战胜物欲的结果,还进一步表现在他对事业的守望上。待遇的低下,让吴本强犹豫过,彷徨过,让他感到很无奈,然而他都没有丧失做人的本分,没有抛去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在一年一度的展演季中,吴本强的情况被报社记者报道后,他高兴得失眠,以为解决了待遇问题,就可以成为有突出贡献的名人,可以获得丰厚的待遇,可以更好地献身艺术,乃至在梦中都笑出声来。遗憾的是,因为报道反映了基层文化工作人员的实际生活状况,有损镇里的形象,吴本强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批评。当对自己不报任何希望的时候,他结识了本镇的石刻大师黄放和刺绣能手可为。这两位十分了得。黄放雕刻的石狮子分得出公母,牧童犁田的造型如从画中走出般栩栩如生,可他的低保却得不到解决。可为是个优雅得像白天鹅般的女人,却住在一个充满腐朽腥味的城乡结合部的拆迁房里,由于种种原因,她指望着的那笔拆迁费迟迟达不成协议。石刻大师和美女秀娘的生活尚且捉襟见肘,让吴本强想开了不少。后来,吴本强参加镇上文化项目暨传承人的录影,又见证了大名鼎鼎的唢呐老人对艺术的奉献和追求精神。这个唢呐老人吹奏唢呐的神韵像极了下凡的仙翁,然而身体极其虚弱,但精神却很抖擞,让人感到老人这次极尽全力的奉献将会成为绝响。吴本强再次受到了感染,尽管自己的待遇低下,个人问题依然没有着落,然而他的心胸次第开阔,再次选择了对艺术的奉献和追求。于是,他那嘹亮的山歌又在连绵的群山之间久久地回荡。

 

  要写好吴本强这样身处社会底层的草根人物,除了讲好故事之外,还离不开有感染力的有特色的语言。这样的语言,在《回响的山歌》里随处可见。譬如,在写吴本强的待遇得不到解决时,就用了“如泡沫扔进大海里一般,激不起一丝涟漪”、“成了天上遥不可及的月亮,如彩虹般虚无缥缈”的比喻;在写那些有点历史的艺术老人时,也用了“活祖先”、“必须像保护大熊猫一样”的句子;在写茶馆老板娘雨荷的外形时,便用了“眉毛弯了嘴巴润了屁股翘了眼睛更大了鼻子更小巧了”的词语。还有,那些引用的山歌和对联,也让作品增色不少。譬如:“栀子花儿朵朵香,单身汉睡觉想婆娘。一年到头都在想,手中没钱心头慌。”通过比兴的手法,写出人物的心理活动和现实的窘迫境地,十分富有生活气息,读来耐人寻味。

 

  《回响的山歌》里的人物、环境,就这样立体地有血有肉地站在了我们的面前,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作品中的吴本强是草根的基层文化工作者的典型人物,他对文化艺术的守望,也是不少草根的基层文化工作者对文化艺术的守望。作品中的青牛镇文化工作的现实状况,也是不少基层单位文化工作现实状况的缩影。因此我们不得不说,作家笔下的人物和环境具有较强的代表性和典型性,《回响的山歌》是一个内容和形式俱佳的短篇小说。这也让我们理解了作家为什么把它放在小说集首篇位置的原因了。祝王元琼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

 

 

编辑:裘叶城
主题活动更多>>
微博
地方文明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