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区委宣传部渝中区文明办主办
1234_副本副本.jpg
英勇抗敌 保卫国家
来源:渝中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7日

  在中山美术馆展出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书画摄影作品展中,划分了一块特别的区域,该区域内摆放着老干部、抗日老战士珍藏多年的勋章奖章,以实物的形式向大家讲述抗战的艰苦岁月,其中就有属于抗日战士武恩的勋章。

  “我不作亡国奴”

  武恩是山西汾阳人,出生于1923年3月,1940年9月参加中共领导的八路军115师冀东抗日游击队,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荣获人民功臣章、抗战八年纪念章、朱德奖章、三级自由独立勋章等。

  尽管今年已经92岁,但武恩的军礼依然标准,他向记者谈起了他加入八路军的最初缘由。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后,占领了北平、天津,并在当地推行奴化教育:小孩从小要学习日文,上课前要喊“天皇万岁”,走在街上遇见日本人除了要鞠躬行礼,还要给日本人让道……“一个人要有信念,我的信念就是不作亡国奴。”武恩回忆道,当年他在天津读书,走在街上遇上三个日本人,一个大人带着两个八九岁的小孩,只因他没有让路,就被一个日本小孩踢了几脚。这让武恩觉得非常委屈,也非常生气,但是他不敢还手,也不敢做声。回到学校后,他就将此事告诉了老师,老师对他说:“唐山工人正在大罢工,如果你们敢去,就去参加工人大罢工,反抗日本侵略者。”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武恩没有告诉家人,就与两个同学直奔唐山。

  到了唐山,武恩巧遇八路军115师冀东抗日游击队的队员正在宣传抗日,游击队员听说他们“想打日本鬼子”,便号召他们加入游击队。就这样,武恩成了一名抗日战士。

  “一定要保护百姓”

  1942年5月,武恩所在的连队接到命令,称日本鬼子在平山县李各庄奸淫烧杀,派两个连去解救群众。

  当武恩跟随连队打到村庄时,村庄里哭声震天。原来,日军将老百姓赤身裸体装在麻袋中,逼迫他们在麻袋中互相搂抱。麻袋被战士们解开之后,不少群众受不了侮辱而自杀或精神失常,战士们也非常愤怒,宣誓“一定要多杀鬼子,保护百姓”。

  随着连长的一声“弹上膛”,战士们立即发起冲锋,把日军从山头打到了山下。猖狂的日军认为八路军的装备不如他们,因为日军拿的是“三八式”步枪,穿着整齐的军装,而战士们用的是汉阳造的老套筒步枪,射程比日军的短,刺刀也比日军的短,有些人还穿着便装。“随后,日军又冲上山来与我们对阵。”武恩说,就在那时,一个日本兵突然将刺刀刺进他的胸部,虽然他保持镇定,忍住疼痛,用上膛后没打出去的一发子弹将日本兵击毙,但那道伤疤至今仍然清晰可见。

  “我们胜利了”

  武恩认为,打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战争之后发现身边的战友有的死了,有的受了重伤。“八年抗战中,我们牺牲了那么多同胞,取得胜利之时,战友们内心的高兴都难以言表。”武恩回忆起当时听到抗战胜利时的情景,仍然止不住内心的兴奋。

  “当时通讯条件差,当我们听到抗战胜利的消息时,已经是一天后的事儿了。”武恩说,当时大家在山上听说抗战胜利了,立刻欣喜若狂地欢呼起来,虽然物资匮乏,没有东西能拿来庆祝,但大家依旧以自己的方式欢庆着,比如拔起草来往天上扬,拿起土来往身上泼,捡起石头来往远处扔,折断树枝相互嬉闹。武恩说,“我们终于胜利了,那种快乐,我至今难以忘怀。”

  离休前,武恩是西南石油管理局驻重庆办事处办公室主任,现在他依然居住在渝中区。他告诉记者:“现在的生活比我们当年幸福,但是大家一定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那些为了今天而牺牲的人们。” 

编辑:黄柄森
主题活动更多>>
微博
地方文明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