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区委宣传部渝中区文明办主办
1234_副本副本.jpg
红岩 战时首都的抗战堡垒
来源:渝中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6日

   

  饶国模故居。 

  陈先学

  1985年,81岁高龄的邓颖超重回红岩村,给饶国模陵墓献上一束鲜花,深情地说:“没有饶国模,就沒有红岩;没有红岩,就没有陪都里的抗战堡垒!”

  灯塔红岩

  饶国模当年勇敢地接纳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办事处进驻红岩村,中国共产党人才得以在这里领导大后方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国统区的民主运动和统一战线工作,由此成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南方的指挥中心,成了大后方人民心中的灯塔!

  红岩嘴(现红岩村)有数百亩荒坡地,后来被军阀圈占,用作靶场,以后又几易其主。饶国模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买下了红岩嘴的一大片荒地,决心走兴农、实业救国道路。

  当时,日中矛盾在激剧上升,世界大战的协约国、同盟国两个阵营即将形成,而贫弱的中国,正成为各列强国瓜分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继甲午海战之后,小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日中战火已成燃眉之势!

  革命之家

  1937年11月,国民党迁都重庆。中共中央根据形势发展,撤销长江局,决定成立中共中央南方局,先行人员已从武汉到了重庆。

  起初,共产党机关公开身份叫八路军通讯处,驻苍坪巷。不久改称八路军联络处,办公地址设在棉花街和机房街两处。1939年1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正式成立,后搬迁红岩,挂牌八路军驻渝办事处。中共中央南方局对内不对外,是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直接领导机关,与办事处合署办公。

  1938年初,全国成立妇女慰劳会,饶国模当选重庆慰劳会委员,担任妇劳会劳动部部长。她买了青布、棉花、针线等,把朴妈和女儿刘纯化找到一块,动员大家缝三件棉背心支援前线。三人六只手,剪裁、铺棉花,飞针走线,饶国模赶在妇劳会集中慰问品的时候,第一个带头献上爱国之心。

  新春佳节来临,小弟饶作宾,侄女饶友瑚、侄儿刘文化,全都归来过节。兄弟侄子和儿女们,早已把节日欢聚变成了政治大集会。他们在茅屋里谈论战争,讨论国是。由饶作宾、饶友瑚等人培养,由刘文化、饶作宾介绍,刘纯化、刘参化、刘圣化姊弟和林德云四人节日前在茅草房里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重庆地下党红岩支部,由漆鲁鱼领导。

  饶国模得知儿女加入了共产党,十分高兴地对儿女说:“我知道你们姐弟要走这条路,妈妈祝贺你们。”

  后来,刘纯化写文章回忆说:“二哥刘文化和么舅饶作宾介绍我们三姐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母亲知道后,特地办了一桌好酒菜祝贺我们。”

  接引“菩萨”

  自从饶国模将家迁到红岩嘴,接纳共产党,挂出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牌子后,特务就严密地监视红岩嘴农场和饶国模,与红岩嘴相连的虎头山“国军”用美式机关枪对准八路军办事处楼房,瞄准饶国模的住宅。阴阳树前,已有不少爱国青年落入国民党特务的罗网!对此,周恩来说:“要把阴阳树变成信息树、接引树,不能再让革命青年吃亏了!”

  饶国模立即赶回位于大足的娘家,请来机智灵活的黄老太婆,佯称是自己的亲戚,让她在阴阳树下摆个杂货摊。特别耐人寻味的是,小摊的正中立了一尊观音像。黄婆婆以观音守摊,既警告恶人,又为初到红岩嘴的同志引路:何等机警!

  这个杂货摊立刻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一天,三个特务来捣乱,刚好碰上国民参政会秘书长兼国民党外交部长王世杰,黄婆婆拦住他喊冤:“天呀,这怎么办啊!晴天大白日,一个砸了我的碗,一个买了香烟不给钱,剩下这个人不去抓共产党,却要抢走观音菩萨,不让苦命人吃一碗安稳饭!你这位大人给我评评理吧!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

  王世杰怕被八路军办事处的人看到酿成大乱子,连忙责令三个特务,砸碗的赔碗,拿烟的付钱,把观音菩萨重新摆上货摊,然后问她为啥偏在这里摆?“城边边比城里安全。”“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老太婆摇了摇头,说:“日本人占领的地方,也是中国的,中国人要在中国的土地上找饭吃。如果连国民参政会门前都不能摆摊子,还有什么地方安全呢?”王世杰哑口无言,只好示意三名特务灰溜溜地逃走了。

  不一会儿,走来一个爱国青年,她连忙对那人喊道:“喂,那位客人是买东西吧?瓜子、糖、香烟都有,就是水果、火柴卖完了,要买水果、火柴就朝山腰走。”

  青年马上醒悟过来,急匆匆朝八路军办事处走去。

  地下党的同志纷纷传言:“阴阳树下有一个八路军的接引‘菩萨’。”

  有了饶国模这机智的一招,投奔共产党、八路军的仁人志士再也没有误入国民参政会而被国民党特务抓去的事发生了。

  无私奉献

  随着中国共产党在国统区各项工作的广泛开展,革命事业对红岩这块土地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天,周怡和刘参化来找饶国模商量扩建的事,还未挑明,饶国模便猜到了:“是不是办事处房子和土地不够用?”

  “就是。”周怡说:“托儿所有了,招待所也有了,就是有几个同志患慢性病,没钱到外面住医院,年轻人想活动、打篮球,一些同志还想借用一点土地种菜……”周怡话锋一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同志们都把你当革命的姐姐、妈妈,有事就让我来共你的产,既让我尴尬,又让你为难,除了你这开明大姐,我真不好意思向别人谈。”

  “红岩嘴农场虽是我买的,其实是国家和民族的。你说的这些我早就在考虑了,需要好好安排一下。”饶国模说,“高峰寺果园的房子,一部分已作《新华日报》印刷厂,剩下的反正空着,若不嫌弃,可以作疗养所;院子前边的大坝子,可以平出来,安上篮球架、单双杠和吊杆,当锻炼场所;想改善生活栽莱、种五谷杂粮,可上后山岗,我已划出几亩地,实现大家的愿望……”饶国模掰着指头,问:“还有什么呢?”

  刘参化插嘴道:“还有,一旦有同志逝世、牺牲呢?总不能扔在山沟里吧?”

  “对,这可是我没有想到的,”饶国模拍了一下脑袋:“不难,小龙坎福元寺一带也是我们的产业,可以在那里划一块墓葬地。”

  周怡激动得站起来,紧握饶国模的双手说:“大姐,太感谢你了,我立刻将你的安排报告周副主席,等革命在全国胜利以后,让子孙后代永远牢记你大公无私的精神!”

  饶国模说,“不用,不用。抗战时期,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凡爱国的中华民族的志士,碰上此事都会如此。怎能偏偏记住我饶国模呢?”

  迎接主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在战败投降书上签字。八年抗战,以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日本帝国主义的彻底失败告终。然而蒋介石指挥国民党大员受降,摘胜利果实,中国又面临着新的内战。

  金秋8月,红岩嘴农场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整个办事处和南方局机关,到处干干净净,人人喜气洋洋。原来,毛泽东主席要到重庆与蒋介石举行谈判!

  为了配合办事处、南方局的迎接工作,确保毛泽东的安全万无一失,饶国模果断决定:红岩嘴农场全体员工放假,迎接延安的亲人!

  当年的《大公报》记者彭子冈,对此做了客观报道:“没有口号,没有鲜花,没有仪仗队,几百个爱好和平自由的人士都知道这是维系中国目前及未来历史和人民幸福的一个喜讯。”

  “三点三十七分,赫尔利大使的专机才回旋到人们的视线以内,一架草绿的三引擎巨型机……第一个出现在飞机门口的是周恩来,他在渝的朋友们鼓起掌来,他还是穿那套浅蓝的布制服。到毛泽东、赫尔利、张治中一齐出现的时候,掌声与欢笑声齐活。延安来了九个人。”

  “‘很感谢’,他几乎是用陕北口音说这三个字,当记者与他握手时,他仍重复这三个字。”

  “张治中在汽车旁边劝:蒋主席已经预备好黄山及山洞两处住所招待毛先生,很凉快的。结果决定毛先生还是暂住化龙桥十八集团军办事处,改日去黄山与山洞歇凉。”

  毛主席来到了红岩村,红岩村顿时沸腾起来!八路军办事处的干部、战士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当饶国模看见2823号篷车开进红岩村时,以为是毛主席来了,结果却不是。原来毛主席已在曾家岩50号换了一辆车。傍晚,另一辆车驶进红岩,这回才真的是毛主席来了!

  (摘自《百年追梦中国人》长篇历史传记)

  饶国模故居

  饶国模故居位于红岩村,是一幢用红砖砌成的小楼,占地面积约7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180平方米,共有房间10间。该楼从外观上看,形似两层,内部实则三层,大门匾额由原中共中央南方局老同志、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同志题写。

  据了解,饶国模,字范英,又名绍文,重庆大足区人。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她买下了红岩嘴(现为红岩村)山沟深处的300多亩荒谷坡地,创办了“大有农场”,并建造了这栋小红楼。1939年春夏之交,因城内办公住宿地点被日机炸毁,先期移驻红岩嘴“大有农场”的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人秦邦宪(博古)和凯丰(何克全)曾在此楼住过。1940年,邓颖超的母亲和周恩来的父亲亦曾在此楼短期居住。由于此楼处于通往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必经之路旁,因此它也起着保护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办事处的安全、掩护和隐蔽到红岩的地下党同志和进步人士、爱国青年的作用。

编辑:黄柄森
主题活动更多>>
微博
地方文明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