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区委宣传部渝中区文明办主办
1234_副本副本.jpg
山城沉浸在极度喜悦之中
来源:渝中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8日

  ——重庆人民欢庆抗战胜利纪实

   

  重庆人民聚集在市中心庆祝抗战胜利。资料图片

  1945年8月10日,日本接受中美英《波茨坦公告》,请求无条件投降,并以正式照会托瑞士和瑞典政府,转致中美英苏四国政府。抗战胜利的消息迅速传遍山城,重庆沸腾了!

  欣闻胜利喜讯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美国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同一天,100多万苏联红军在总长4000多公里的战线上同时发动进攻,对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以毁灭性的打击,日寇丧失了最后负隅顽抗的基地。8月9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向全国人民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指出:“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

  8月10日17时,设在重庆的盟军总部,收听到东京发出的英语国际广播,称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宣布无条件投降。设在两路口的美国新闻处,向中国方面通报了这一消息,而重庆国民政府则要求中宣部国际宣传处核实消息。但是,重庆各新闻媒体早已按捺不住,争相予以披露。18时,重庆中央广播电台首先广播了日本投降的消息,并于19时、20时、22时数次重播。由于当时广大市民无力购买收音机,收听到电台广播的人不多。

  在中央通讯社内短而狭窄的灰墙上,贴出了“日本投降了”的巨幅号外。该社几位记者驾着三轮车狂敲响锣,绕主干道一周,向市民报告特大喜讯。马路上立刻聚集了许多人,欣喜若狂,高声欢呼。谁也不去查问这消息是从哪里来的,谁也不关心它是否真实,它像长了翅膀似的,由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由这一处传到那一处。

  《国民公报》印制的日本投降号外,最先送到城区,市民抢购,供不应求。各鞭炮店生意大好,数年的库存瞬间全部售罄。枇杷山、鹅岭、江北、南岸的防空探照灯齐放,将市区照耀得如同白昼。一些会动脑筋的餐馆老板,立即将先前畅销的“轰炸东京”、“踏平三岛”的川菜名擦去,代之以“普天同庆”、“金瓯一统”的新菜名。有名的“皇后”、“松鹤楼”等餐厅的生意好得很,连那些末等的小酒馆也卖出了最后的存酒。

  《新华日报》发表评论说:“全中国人都欢喜得发疯了!这是一点也不值得奇怪的。半世纪的愤怒,五十年的屈辱,在今天这一天宣泄清刷了;八年间的死亡流徙,在今天这一天获得报酬了。中国人民骄傲地站在战败了的日本法西斯者面前,接受了他们的无条件投降,这是怎样的一个日子呀!谁说我们不应该欢喜得发疯?谁说我们不应该高兴得流泪呢?”

  重庆变成欢乐的海洋

  数十万市民连夜拥上街头,马路上挤满了自发游行的市民,载歌载舞,阻断了交通。张灯结彩,敲锣打鼓,爆竹声震耳欲聋。人们的衣服都汗湿透了,人们的嗓子都喊哑了,重庆已经变成了欢浪迭起的大海。

  据钱江潮《记狂欢之夜》一文记述:人们到处在跑,在吼,在欢呼,好像怒涛冲击着海岸一样,他们疯狂了!所有的车辆都出动了,卡车、轿车、篷车、客车、吉普车、摩托车。车上载满了男人女人,沿路的群众不断爬上去,挤在车头和车门边上,轮胎、机器和汽油都超度使用着,没有一个车主再吝惜它。鞭炮不停地放,冲天炮轰了又轰,响了又响。天空中交织着强烈的探照灯光,骄傲地移动着。号外像传单一样抛在空中,散开了。四盏水银灯在“精神堡垒”附近向群众投射着,摄影师在强烈的灯光下获取疯狂的镜头,群众兴奋地叫着,拍着手,跳着,欢呼着。

  “同胞们!”一个中年汉子在人丛中用汉口腔喊着:“日本投降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周围群众则高声响应着。“我们来唱一个歌。”于是群众在中年汉子的率领下,激动地高唱:“向前走,别退后,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穿西装的,戴眼镜的,学生、军人,都张着口齐声唱着。“同胞们,我们举手作胜利的标记!”千万只手立刻举起来又竖起两指,做成千万个“V”字。“同胞们,我们呼口号!”于是口号声像巨雷一样地响彻云霄。大家像在做梦,梦在天上飞。

  《狂欢在南泉》一文则记述了中央政治学校师生庆祝胜利的实况:学校从山顶的宿舍到山下的课室,一片欢呼声震动了山谷。平剧团的锣鼓,在操场上敲得星星都在发抖。有的人在狂欢,有的人只能拉长了嗓子“啊!啊!”地乱喊。南温泉更热闹了,满街灯火辉煌,噼啪的爆竹震耳欲聋,火花在狂潮一样的人群中跳跃,像顽皮的猴子。灯笼火把,震天的锣鼓声,一起又一起。大人和小孩们平日愁眉苦脸所焦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时全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庆祝胜利大会隆重举行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投降仪式在美国海军巡洋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中国政府将次日即9月3日明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并在渝举行盛大庆祝活动。

  9月3日9时正,“庆祝抗战胜利大会”在较场口会场隆重举行,10万民众到会。会场设置了一座大型地球仪和松柏树枝点缀的巨大牌坊。大会进行中,远处炮台鸣礼炮101响,取意为“和平之声”。11时50分,大会结束后,庆祝胜利车队自曾家岩出发巡视,车队前面是三辆摩托车开道,其后则是一长串车队。12时,车队抵达中兴路口,穿越“胜利门”,军乐大作,仪仗队持枪致敬。随后车队取道较场口、民权路、过街楼、林森路,12时40分返回曾家岩。

  从较场口通往曾家岩的道路两旁,挤满了大约120万重庆市民,而城区几条主干道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熙熙攘攘的了,马路边人山人海不说,邻街的住户都拿出桌椅板凳站在那里引颈观望,等着庆祝胜利的车队到来。电线杆上悬挂的高音喇叭,每隔片刻就播放一次盟军在日本受降的号外,伴之以雄壮的军乐声。

  12时30分,各界大游行开始,参加者10万人。至午后15时30分游行行列渐散,全市交通始行恢复。据中央社报道:“八年来沉着紧张领导全国抗战之重庆,显已变成一个狂欢之都市。街头巷尾,人群拥挤,交通为之断绝六小时。百万市民陶醉于千载难逢之欢乐中。”

  山城的民众在叫嚷着,欢笑着。八年来,他们满怀忧郁,生活在战争的阴霾下,人人都没有热情可言。然而,到了今天,到了抗日战争胜利的日子,他们方才无所顾忌地将所有的热情全部倾注出来。明天才是筹划未来生活的日子,而今天,重庆不同阶层的人们都像兄弟姐妹一样聚集在一起,欢度胜利日。

  抗日战争以中国人民的胜利和日本侵略者的失败而宣告结束,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100多年中,中华民族在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所获得的第一次完全的、伟大的胜利。抗战胜利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光辉的篇章,山城重庆沉浸在前所未有的节日气氛里。

  (中共渝中区委党史研究室整理编写)

编辑:黄柄森
主题活动更多>>
微博
地方文明网
友情链接